灼灼其华

Who killed me?(づ ̄ ³ ̄)づ

杂谈

难受π_π

Dean Winchester的天堂是他苦苦守护维系的血缘家庭,可惜支离破碎后再也无法恢复如初。

Sam Winchester的天堂是逃离他既定的命运,去追寻自由和那个他永远都到不了的地方。

十几年过去,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已是双眼充满疲惫的老手,身边的人走走散散,徒留记忆。在难以承受的黑夜,孤独地舔舐伤口。拯救过世界,也曾差点使之覆灭,他们尽着不属于自己的义务,解救素未相识的众人,为一份没有酬劳的"family business"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

正真触动我的不是他们如何解决那些实力强大的敌人解救苍生,而是在这样岌岌可危的世界里抓着唯一的彼此不放,捉鬼、焚尸、斗嘴,驾驶着baby去任何该去的地方,在负隅顽抗后拾起刀枪继续前行。哪怕有过争吵和嫌隙,有过生离死别,但依旧有令人尴尬的Winchester式谈心,相视一笑,言情小说般的拥抱。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令人如意。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选择到"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的不顾一切。我们是彼此的浮木,又怎能对你轻易放手?

ヽ(`⌒´)ノ这种纠结着的又病态依恋的疯狂才是我磕兄弟cp的意义所在!

【JAJP】snap(短)

分级:G

summary:如题

Jensen坐在床上,从背后抱住Jared,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用鼻子蹭着他卷翘的发梢。

而这时候Jared一改平日的闹腾,缩在Jensen的怀里,格外安静。他知道,这是他撒娇的另类方式。

"Jay,安静点。"低沉的声音像带了静电,噼里啪啦地流向血液。

"我甚至都没说话。"委屈的Jared可不能接受这样无理的控诉。

环住腰的手紧了紧,"我听见你在腹诽我。"

"不,你才听不到。"Jared挣脱开Jensen的手,转向他,"你真的能吗?"像个孩子在问圣诞老人是不是真的存在一样。

Jensen把Jared压到床上,闭上眼睛,侧着耳朵听他的心跳,"我当然不能听见。"

"哦~"觉得有一丝淡淡的失落的Jared找到了新玩具,他一下又一下地抓着靠在他胸口的Jensen的头发,致力于抓出他最喜欢的那个三七分发型。

"所以你在心里说我什么。"Jensen的声音又闷又沉,传到Jared的心脏,带来一阵绞缩的疼痛。

在捣乱的手突然停下,过了许久,Jared抱住Jensen的脑袋,低下头吻住了他的头发:"当然是在说爱你。"

对于Jared来说,Jensen是他能够放松的安全庇护所,在他身边,他可以只做自己。

对于Jensen来说,喜欢玩乐的Jared带给他欢笑,而安静的Jared会给他岁月静好的幸福,是他疲劳之后的休憩之地。

空气又重归平静。窗外的余辉慢慢爬到床上,伴着频率相同的呼吸,给熟睡的两人盖上了用甜蜜织成的金色丝被。

误会梗不管看几次都如此有意思

大家好,这是我萌的cp~

DS
第一次被误会
房地产商:"我们不歧视同性恋。"
Sam和Dean:"不,那个,我们是兄弟。"

第二次被误会
房地产商:"我们不歧视同性恋。"
Dean:"honey~"╮(╯▽╰)╭
Sam:bitch face-︿-

JAJP
第一次被误会
前台小姐姐:"一间大床房。"
Jensen和Jared:"等等-_-||是有两张床吗?"
前台小姐姐:"⊙_⊙你们还要两张床?"

第二次被误会
前台小姐姐:"一间大床房。"
Jared:"可以打折吗?"
前台小姐姐:"不行。"
Jared:"为什么(๑•́ ₃ •̀๑)人家好想打个折。"
Jensen:"因为他们还要洗床单←_←。"
Jared:"哦๏︿๏我的妆都蹭到枕头上了。"
Jensen:⊙_⊙  你都是趴着睡的
°Д°
Σ(⊙▽⊙")快住嘴

【JAJP】注视

分级:G

summary:恋爱番  詹先生的宠溺小短文(J2不论甜虐都会让我有被伤害的感觉(╥﹏╥))

现在,Jared只想要Jensen停下他的笑。真的,他就那样笑着看他,翠绿的柔波里就只倒映着自己的身影,没人能逃过这样的目光,他也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Jared从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的魅力让Jensen的眼里只盛得下自己一个,但他的眼神里满是宠溺,像是溢出了蜂蜜,把他黏在原地无法动弹。就像自己可以从他那里得到所有想要的一切,就像无论自己做了什么恶作剧的坏事都会被原谅,就像自己只能是属于他。

Jared不想做一个恃宠而骄的孩子,但Jensen就是乐此不疲地想把他宠得无法无天。

"Jensen,能不能就、就别盯着我。"像实质性的阳光,刺痛了自己的每一寸皮肤。Jared开始发热,像是晒过午后的太阳,整个人都红透了。

"哦,"Jensen眨了眨眼睛,"当然。"然后继续看着Jared。看阳光透过他的身影,和周围融合在一起,柔软而温暖。

Jared合上书,抬起头嘟着嘴看向Jensen。

"我就只是看你。"语气里满是委屈。光晕在睫毛上倾泻下来,若流苏一样在微风中叮当作响。Jensen打心里觉得自己是无辜的,没有人不会想把自己的缪斯女神仔细地描摹在心底。

"对,你就只是看着我。"心脏就开始被那头高大的moose撞得发痛,连动作都开始笨拙,脑袋里都是他。哪怕Jensen知道自己所有的糗事,但Jared还是希望在最爱的那个人眼里,自己是完美无缺的。

Jared试图让自己表现得不那么像个正值初恋的小女孩,他应该游刃有余又风趣幽默,而不是每次都在Jensen的注视下结结巴巴,脸红心跳,羞得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他真的尽力了,但在他鼓起勇气看向Jensen的眼睛时,他就已经丢盔弃甲了。

像是一瞬间的百花齐放,空气里弥漫出甜腻的气息,缭绕心弦。

时间停在两人对视的眼神里,花白了头发,增添了眼角的皱纹,但有些东西是亘古不变的,比如他看他的眼神,和他对他的爱意。

或许相爱的人就像是两块异性相吸的磁铁,向彼此靠近是自然而然的本能。Jensen接住了扑过来的Jared,理所应当的顺手。眼神缠绕,如同剪不断理还乱的红线紧紧地将两人绑在一起。在心脏嘭的一声炸开后,谁吻上了谁的唇。

就只是轻轻的触碰,胸腔就开始疼痛。但那是快乐的痛,就像是明知道甘米熊会粘在牙齿上,但就是无法戒断它。

在彼此的眼眸中,沉入深海。

"抱歉,Ackles先生,是我忽略你了。"会撒娇的孩子在知错就改后总是会取得原谅。

Jensen笑着对怀里的Jared说:"永远不会。"

【DS】两个小段子

Sam已经一无所有了

他能给Dean的,除了作为一个听话的小弟弟呆在Dean身边外,就只有像个女人一样被他摁在身、下、操。

当恶魔丁对三米做完了所有该做的事

Dean在心脏被一点点撕碎的过程中等待着Sam离开他,而Sam在身心都破碎后做着他哥哥厌弃地说:"你就是个怪物。"的梦。

【DS】Dean喜欢看Sam看书的样子(短)

summary:如题ʕ•ε•ʔ

分级:G(?仔细研究过分级以后,我陷入了沉思)(¬_¬)

Dean喜欢看Sam坐在地堡图书馆的桌边,认真看着书的样子。

就像现在,他的Sam翻着一本足以击倒敌人的厚书,里面的纸页在时间的冗积下泛着人生真谛的黄。

有时Dean不得不怀疑,或许他的书呆子弟弟早就已经把整个地堡的书都读完了。但Sam仍然专心致志的看着他的精神食粮。

对于Dean来说,蔬菜沙拉和书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都可以为他的小弟弟提供能量。尽管他对这些东西唯恐避之不及,但Sam喜欢,他还是能容忍它们出现在自己视线中。只要Sam不试图拉着他一起尝试。

Dean喜欢看Sam看书。他的嘴边噙着若有似无的笑容,眼睛里闪烁着汲取知识的光亮(Dean不止一次地想过,他的弟弟可能是个机器人,靠知识产生能量,而bitch face则是他的省电模式),紧皱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Dean喜欢Sam看书的样子,其实倒不如说是他喜欢Sam在他身边的感觉,只要他从那些成人杂志里抬头,就能看到Sam安静地坐在他对面。

那些每每为他的小弟弟离他而去而破碎的伤痛都在此时不治而愈,那些隐埋在两人之间暗自流动的矛盾都在此时消失,那些担忧他的Sam不再需要他的焦虑恐慌都在此时被温慰,那些未能说出口的却心照不宣的爱意都在此时得到了最好的归宿。

尽管Dean曾为Sam的忽视而愤怒,但就像一切都走到了最好的路,他们俩摩摩擦擦,终于找到了在对方心里最舒适的位置。

Dean已经喝完了一整瓶的酒,但他仍旧清醒。或许Sam是他最好的也是最管用的醒酒汤。

Sam应该戴一副眼镜。Dean又开始无所事事地发散着他的思维,但Sam仍旧是他的主题。不是说Sam的眼睛出现了什么问题,但他应该像许多学者那样,在看书的时候,带上金边框的眼睛,严肃又禁欲。

Sam应该有的。他应该有那些东西,不是说他没有就无法成为一个学者,而是他值得拥有一切。

Dean开始在脑内思索那些曾经路过的眼镜店,或者工匠。或许他可以给Sam一个惊喜,然后嘲笑Sam吃惊的表现就像个女孩一样。或许他也会看到Sam低着头,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对大哥哥的礼物感动到眼眶通红。

天呐,就是那种湿漉漉的puppy eyes,这会把Dean杀死,让他说不出那些混蛋话,并且只想把Sam搂紧怀里,他的脆弱的像个女孩一样多愁善感的小弟弟。

"Dean!"Cass的突然出现并没有打扰到Dean观察研究他的小弟弟。当然,他也没有为幻想他的小弟弟而感到羞愧,真的。

"嘘-"Dean沙哑低沉的声音回荡起:"Sam在看书呢。"

Cass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Sam的椅子上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用另一个方式打开男神

Jared和Sam的人设合在一起意外的戳我O(≧▽≦)O

我最喜欢的是他毫无顾形象的大笑,以及他的垂眸浅笑,再用手把落下头发撩到耳后,眼波流转,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情。真真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既知性温柔,也在骨子里透着固执和忧伤。他生来便与常人不同,仗着聪慧,读过太多书,看这个世界太过透彻,所以他学会了伪装。世人只看到他的表面,但偶尔他也会透露点内心的波澜,然后在一旁狡黠地观望。若你能懂他,懂他那些举动背后的深意,他会开心到整个人都亮起来。他不想让人们太过容易地看透他,同时又希望有更多人能懂他。没有人能像他这样充满矛盾和谜团。

他是脆弱的,也是强大的。没人会像他那样苛责自己,用尽全力去做那个最完美的。他又像个孩子,对别人的批评指责难过到无以复加,他从来没办法对自己承认他没那么完美。

在那些受尽欺负的岁月里,他依然默默忍受着让自己成长。也许他也想过报复,也许他也在孤立无助时嚎啕大哭,也许他也用笑容掩饰伤痛,也许他也尝试去遗忘那些屈辱的记忆。但当他变成了那朵最耀眼的花时,一切也就都过去了。

他是遥不可及的梦,在午夜梦回时分永远抓不到的蝶。只是伫立风里,便惊艳了时光。他从来都知晓自己的魅力,既不滥用却也不浪费。他讨厌那种有着不确定性的关系,所以他与周围的人都保持着距离。看似温柔体贴之下都是防备,很少有人能走进他的重重心防。他是善良的,希望救赎一切;他是无情的,冷眼看着世界。

他希望自己足够风轻云淡、宠辱不惊,却是最多愁伤感。他拯救世人,却是最破碎不堪。上天从不厚待他,而在他的心里,也从不会有自己。但痛苦的挣扎将他淬炼得更加美丽强大,在破茧而出的那一刻,势必倾尽天下。




【JAJP】我心有猛虎,在细嗅蔷薇

大概是根据最近的花絮、见面会梗脑的(我真的不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什么ฅ'ω'ฅ)

一辆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