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灼其华

今日份的美貌、可(´ε`)爱与帅气。

自带光晕的男人≧∇≦

妈妈快看,这个人的眼睛里面有星星♥

最后1P米笑得很啪嗒了

想……emmmm

【DS】秘密(大概是虐吧)

分级:R

summary:S10E23 AU

世上有三种东西无法掩藏:贫穷,咳嗽,还有爱。

我最大的秘密,就是我爱你。自心底里,深爱着你。

你不知道,当我把护身符送给你的那一刻起,我便把你当做我的天空。我是你怀下的飞鸟。不论去哪寻找自由,你总会在我身边。

你不知道,当黑夜降临,我独自在破旧的旅馆里。孤独将我侵蚀,但我不会哭泣。我暗自祈祷,爸爸能完成工作,最重要的是,你能平安归来,听我说一句:"Dean,welcome back."

你不知道,我努力去完成那些该死的训练任务,只不过想为你分担一些重任。我从小就开始仰望你,模仿你,我比世上任何人都了解你。只希望有一天,在你累了的时候,我也能保护你。

你不知道,我看着你把她拥在怀里,激烈的亲吻着。我明白了两件事,我对你的爱以及这份无疾而终感情。那是我第一次在支离破碎后对你说:"I'm fine."

你不知道,在去斯坦福的路上,我是那么快乐,我终于对命运这个婊子说了:"No!"但我又是那么悲伤,我抛下了一切,包括你。

你不知道,在斯坦福公寓里,看着月光从窗前落到你的脸上,我无可抑制地想亲吻你的每一根睫毛。

你不知道,我可以为此放弃我的生命,我早已做好了准备。但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你该有自己的生活,而非完成爸爸给你的任务--照顾好Sammy。

我知道,你也有过逃避。但你无法选择,只能承担。

我知道,你有机会去过上apple-pie life,但因为我,你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

我知道,你恨透了怪物。所以我会努力做一个正常人,拯救别人来净化我内心黑暗。我最怕的,就是让你讨厌我。

我知道,我不止一次地让你失望过。愧疚在我的心脏里撕开一道口,在你每次透露出疲惫的神色时,风就呼呼地灌进来,把伤口扯得更大。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真心话。从我记事起,你就保护我,你不会希望我死去,对吗?你也从没把我当做一个怪物,在某一天我失控时扣下扳机,对吗?你不会觉得,如果没有我,你会有更好的生活,对吗?

我知道,我不该因为你而不顾一切去伤害别人。但你值得更好的。我可以为此赎罪,可以为此忍受无尽的玩弄、折磨,但前提是,你好好的。

我知道,我该放手。让你去,也让我去。

我前半生的愿望,是挣脱命运的枷锁。我失败了。我后半生的愿望,只求能陪伴你至死亡来临之际。

"Sammy,close your eyes."我看着你,绝望而颤抖的声音,我的心终于被撕开了。

我只想再看看你,从小到大,我都是这么仰望着你。我期望有一天,我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一样。而现在我能做的,就是为你去死。不再紧抓着你的手,把你当做黑暗中唯一的光。不再把你作为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理由。

"Sammy,close your eyes."我永远不会对你的乞求说不。或许是你语气中的脆弱,我想起你远没有表面上那样坚强。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你珍藏在床头的照片,展开在你面前。或许我早已知晓这个结局,在你离开的时候。在千百年后,当你能克制该隐之印,开始寻找所谓的"善"时,它们会帮助你。爸爸会生气臭骂你,但妈妈会把你搂在怀里,而我会在你身旁看着你,既幸灾乐祸,也为你自豪。我一直陪着你呢。

你的身影在我眼里逐渐消失,但却越来越清晰。我常常闭着眼,在脑海里描绘你的眉眼,你的笑容,和你骂我"bitch"时的样子。这次,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知道吗?Jerk,我爱你,从心底的,爱着你。

镰刀挥动,带着一滴落下的泪,和血一起溅到地上。什么东西掉落在了地上,滚上了尘土和血。什么东西砰地炸开,破碎,消散在空中。

上帝曾对该隐说:"他必恋慕你,而你却要制伏他。"没有人能逃脱命运。

"走吧。"火在身后燃烧,火舌卷着染血的照片,把一切化为灰烬。

4岁的Dean不顾一切抱着6个月大的Sam跑出着火的老屋。

这次,Sam被留在了火里。

Dean和Death一起离开了。离开这个再也没有值得他眷恋的世界。

你知道吗?我爱你,就如同你爱我一般。






毫不死心地又剪了一个视频,这次是点五。

请把这个点五打包到我床上

【JAJP】毛毛是我的苏点

分级:R

summary:something about hair

Jensen拉住了Jared,换回了他一个不解的眼神。

"别动,站好!"一缕棕色的头发落到了脸旁。

Jensen帮Jared把卷发撩到耳后,温柔缱绻。

"谢谢,Jensen!"手边开出了一个笑颜,和一对又甜又醺的酒窝。

"这是我的工作。"Jensen也笑了,"还有,不要再偷偷长高了,Jay!"

Jared只能扁扁嘴,委屈地抱怨:"Hey,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说完后还歪了歪头。

好吧,那缕头发又重新落回到了Jared的脸庞。Jensen不止一次地想到,也许这些头发也是有意识的,就好比许许多多个Jared,吵吵闹闹,从不会安分下来。

Jensen开始头疼了:"你或许该剪掉一些你的头发,公主。我是说,它们太长了!"

"我才不会为这个剪掉它们!你就是嫉妒我的头发。"Jared坚定地守护着自己喜爱的头发。

Jensen再次把那缕头发撩起,别到耳后。当手指触碰到耳朵时,Jared整个人开始发红。

"好了,走吧。"Jensen拽着Jared,防止他像个孩子一样到处乱跑。"我不会让自己看起来像个girl的。"在Jared看不到的地方,适时地翻了个白眼。

"得了吧,我知道你喜欢它们。"Jared觉得,他应该对此感到生气,可他抑制不住心跳和上扬的嘴角。

听出了那些欢快的、雀跃的语调,Jensen回头,看到了落满眼睛里的星星,和藏不住的爱。

宠溺的笑容爬上帅气的脸庞:"当然,在床上。"他朝Jared眨眨眼,开始坏笑。

Jared承认,在开黄腔上,他从不是Jensen的对手。他或许有时会控制不住自己说些什么奇怪的话,但他总学不会在这之后像Jensen一样坦然自若。这让他忍不住想躲在帽子下。

Jensen停下,抓住了他的手,握紧。"Hey,放轻松,这只是个玩笑。有我在的时候,我就是你的'安全毯',你不需要把自己藏起来。你知道我会保护你的。"possessive Jensen从来都是自信满满,而且该死的性感。

Jared回握住Jensen的手,并着肩走。"好吧,这听起来可真是……"

"Awesome~"
"Awesome~"

"我喜欢我们俩一起说话的时候!"
"我喜欢我们俩一起说话的时候!"

听,风都笑了。



【DS】一个关于温家双煞的毫无根据的推测

Dean 6岁,Sam 2岁

       早晨,John接到了一个电话,Dean猜测,可能和他的"工作"有关。他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正抬头望着他的大儿子和一旁玩着游戏车的小儿子,扭过了头。

       John在客厅里沉默地转圈,他拿起了昨晚没喝完的威士忌,猛地喝了一口。过了一会,叹了一口气,他看着Dean,走到他跟前。

       "孩子,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John摸着Dean的头,同时用余光看着仍然沉静在自己小世界的Sam。

       "Yes,sir."Dean的眼神从担忧转化成了坚定。

       John开始微笑:"好好照顾Sammy,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吗?我会在晚饭之前回来。"

       对于一个训练优秀的士兵来说,没有比"Yes,sir."更贴切的回答了。Dean从4岁起,就已经开始照顾他7个月的小弟弟。喂奶、换尿布和睡前小故事,他一直都能做得很好。

        John背着包,来到小儿子身后。"Sammy,爸爸要出去工作,你得一切都听Dean的,明白了吗?"而Sam就只来得及看着爸爸对Dean嘱咐完后,急匆匆出门的背影。

        "By-by,Daddy~"

        Dean坐回沙发。Sam滚着到了Dean的腿旁,还一个劲叫着:"Dean,De-an……Dean~"老天,他真的是用滚的。小小的Sam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和烦人的能力。而Dean总担心有一天他的弟弟会杀了他自己。

       Dean帮着Sam坐好,顺手擦了擦他快流了一沙发的口水。

       "Dean,蓝精灵!我们看蓝精灵好不好?"Sam吮着大拇指,眼巴巴地看着大哥哥。

       "不,Sammy。我们昨天才看的蓝精灵,而且我们说好的,今天看大力水手。我今天还要照顾你一整天!"Dean坚定地看着电视机的方向。

       "O……K~"Sam嘟着嘴,靠在Dean的身上,开始看Popepy又一次打败Bluto救出Olive Oyl。

        没过多久,Dean就听见小弟弟烦人的声音。"Dean~"就像是Sam的口头禅。Dean耐下心:"怎么了,Sammy?"
      
        "什么是hero?"Sam天真地看着Dean。

        见鬼,他的小弟弟每天都有问不完的问题。Dean终于扭过头看Sam。"嗯,hero……大概就是像Dad那样的人。"

       "Dad?"

       "Yeah,他总会保护我们,不是吗?"

       Sam摇摇头,一脸不认同的表情。

       "不是Dad,Dean!"Sam笨拙地爬到Dean的腿上,似乎高一点就能得到应有的重视似的,"是Dean!Dean才是hero!"

       而Dean,本来已经浑身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知道他聪明又烦人的小弟弟又开始了他的奇思妙想,折磨Dean的脑子,试图说服Dean去接受他独特的见解和结论。他完全没有想到Sam会这么说,他楞住了。

       他看着Sam一副认真严肃的表情,突然觉得刚才的自己就是个混蛋。他怎么能觉得他可爱的小小的弟弟烦人呢?他怎么能趁Dad不在家就偷懒看电视而不是陪着Sam玩呢?他又怎么能拒绝他弟弟一个小小的、想看蓝精灵的愿望呢?

       "你总会保护我,Dean~"Sam的语气是那么笃定,不容质疑。

       "当然,我可爱的小Sammy,我会保护你,永远。"Dean发誓,也相信这个誓言他永远也不会也不想违背。

        "就像Popepy保护Olive Oyl一样?"Sam笑嘻嘻的扑到Dean的怀里。

       Dean感受着在他怀里团成球的Sam,暗骂:"烦人的小鬼。"却笑得宠溺。他揉着Sam的头,一次又一次,但他的弟弟只是一股劲把头埋在他胸口,嘟囔着:"Dean~"

       从他把Sammy抱出大火的那一刻起,他的弟弟就成了他最重要的责任。Dean无法抑制地想:这是属于他的男孩。

       Sam第一次开口,是口齿不清地叫着他的名字。"De……Dean!"他的Sammy在安慰夜晚突然失落难过的他。他知道,他还有Dad和Sammy,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拥有彼此。

       Sam第一次走路,是跌跌撞撞地,一点一点,朝着他。当Sam走到他跟前,举着双手,呼唤着:"Dean!"他的心终于落下,并且,像岩浆充满了一样,烫得他想流泪。他抱起了他的弟弟,他所拥有的一切,微笑着。他想,他赢得了全世界最大的财富。

       这是他的,从来都是。

       "对,我的Olive Oyl,我会吃菠菜,然后从Bluto那里把你救出来,每一次。"Dean用手圈紧了sam,但又轻轻的,像对待一个易碎品一样的珍视。

       怀里传来Sam闷闷的声音:"可你不喜欢吃菠菜。"

       Dean还在努力做着为弟弟而吃蔬菜的思想斗争,Sam想到了主意:"那我吃好了。我再把能量传给你。"

       Dean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还想看蓝精灵吗?"

       "不,看大力水手。"

       我们把孩童时的诺言当做玩笑,却深藏在心。我以为你已经遗忘,但我不会再提。我们难以回到从前彼此依赖的岁月,但我仍然不经意去做着那些愚蠢的、承诺过的玩笑,不是因为成了习惯。只是因为爱你,就和呼吸一样。

       或许,这就是Dean不吃蔬菜,而Sam又那么喜欢的原因吧。



      

【DS】Sam dead alone(又名:这一次,Sam没有在Dean的怀中死去)

一个写文失败后的剪辑

来自13季

至少完成了遗愿(!)

只求温柔对待(○゚ε゚○)(人生中第二次剪视频)

链接见评论(我想我可能是个老年人,放个链接咋这么难呢~_~)

会心一击♥

≧ω≦他们怎么能那么好

像朋友一样相互扶持(AKF 我们都知道)

像兄弟一样争执打闹(互相竞争,一起恶作剧)

像情人一样耳鬓厮磨(十三年热恋期)

像老夫老妻一样没羞没躁(就没眼看)

╰(*´︶`*)╯

他们在最合适的时候遇见了彼此,没有年少的争强好胜,没有多年娱乐圈浮沉的心机防备。

他们就像是一个灵魂的两半,既有共同之处,又能彼此互补。

我想,我如此爱他们的原因,大概就是他们让我在这个物质冷漠的世界里,看见了真情和光亮。在我阴郁的日子里,给我欢笑和力量。

他们让我不断去完善自己,去变得优秀。他们让我相信,我总会遇见我灵魂的另一半。

无论是友情也好,爱情也罢,他们一如往初的感情不会因为外人的质咄而改变。

我羡慕着这份感情,也祝福他们能携手到老~\(≧▽≦)/~

【DS】恶魔丁和点五米的幸福生活

如题这是一辆小车车。

内容见评论。(论发车比造车难系列,以后还是小清新吧,心好累~)

PS:新手驾车,慎!

又是一个脑洞

【2014丁X病弱米】

病弱米在试炼失败昏迷后来到了2014,遇见了失去弟弟的人类领袖丁。

一开始丁不相信这是米,各种验证,说小时候的糗事,然后米露出了puppy eyes就昏过去了。

米醒来后,就被丁以就近监视为由留在身边啦。

重新开始兄弟情(不)

身为人类领袖的哥哥为病娇娇的弟弟开了无数次后门,而且还舍不得碰他(就喜欢看宠到没有原则)

弟弟努力让哥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美好的事。

米是丁的最后一块净土,丁只在米的身边休息(这是我能想到最玛丽苏的事~_~)

米不放心丁一个人,不想留在后方,觉得自己没用,说自己可以当军师。

丁说:"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就够了。"(霸道总裁丁)

米恶魔血的能力被引发,身体恢复。

两个人一起战斗,退休后的生活。(想要一种长生的永恒HE结局,不知道他倆会不会腻啊^o^)

(所以,其实,这不是平行世界。米死了,来到5年后:丁在米死后没能找到办法复活米,心凉凉,变得理智冷酷;末世爆发,两人再次遇见。【这可是灵魂伴侣,就连死亡也无法把他们分开:-.)】)